当前位置:首页->水利百科->水文化

莱阳五龙传说 

发布时间:2014-07-18

  (一)

  传说很久很久以前,莱阳没有龙治水。只在豨养泽里有几条猪龙。这些猪龙行雨的本领不大,只能在豨养泽周围下点雾露小雨。莱阳这一带的雨水,本属东海龙王敖广管辖,猪龙多次请求东海龙王,把莱阳地面分给他管理,老龙王一直没有吐口。有一次老龙王带着墨龙来行雨,被豨养泽的猪龙请进宫里,好好招待了一番,猪龙听说东海龙王又添贵子,生下小白龙,便把从民间抢来的一个刚刚断奶的少妇送给老龙王,老龙王正欲寻个奶妈,一见那少妇身体结实,干净利索,十分高兴,乘着酒兴说道:“假若你们能勤勤恳恳行雨开河,莱阳一带就交给你们了。”猪龙满口答应。

  豨养泽里这群猪龙哪里肯治水,一个个懒得出奇。为首的一条自称“豨养泽主”,整天躺在宫里吃喝玩乐,其它猪龙还要好好侍候他。旌旗山神几次请求雨水,猪龙也不过放点雾露算完。这一年赤日炎炎,眼看庄稼就要枯死。旌旗山神亲自到玉皇大帝那里告了一状。玉皇大帝命一名天使持玉旨去责问东海龙王。

  这一天是东海龙王敖广的八千大寿,家中好不热闹:但见龙宫正殿上贴一巨大的“寿”字,敖广与夫人水祥端坐宝椅,龙袍凤裙,金光闪闪。殿堂之下,五百龙子侍立,虾兵蟹将侍候进进出出忙得不亦乐乎。忽而鼓乐之声大作,龙子龙女对舞献寿,姿态怪异,热闹非凡。

  舞毕,龟相向前作了一揖说:“古代文王百子,可谓有福;但身为凡胎,不能长寿;今大王百子而寿已八千,可谓福寿双全矣!大家要开怀畅饮,贺王长寿!”

  鱼鳖虾蟹一齐欢呼起来:“大王万岁!大王万岁!”

  老龙王高兴极了,举起一壶酒说道:“此乃一壶长生液,是玉皇大帝所赐。我已保存三千年了,今日分给大家共饮。”

  大家又欢呼起来:“吾王万岁!万岁!万万岁!” 

  这时天使忽然闯进:“敖广听旨!敖广和夫人水祥一齐离座跪下,大家也都一齐跪下。

  天使宣旨曰:“旌旗山神报称:莱阳赤地千里,禾苗半枯,民怨沸腾,盗贼蜂起。此乃敖广失职所致,本应杖责一百,减寿三千,姑念其忠厚仁义,积年行雨有功,齐地民富,拟暂免此刑,令其将功补过,速赴莱阳,行雨开河,以缓民怨。”

  敖广叩头接旨:“谢玉皇隆恩!”  

  天使离去,敖广召集文武大臣及龙子们商量赴莱阳治水之事,龙王说:“老朽失职,理应受到天罚。不想玉皇念老臣忠厚,免去刑罚。吾虽老态龙钟,也要赴莱阳行雨开河,以图报玉皇大恩也。宫中之事,你们好自为之。”

  龙王的三世子蚬龙向前说道:“父王年事已高,行动不便,恐力不从心,儿等业已长大,愿代父王赴莱阳治水。父王还是留在宫中照顾大局吧!”

  众龙子也都表示愿代父行雨。老龙王沉吟了一会儿道:“尔等已年长,也该做点事了。不过莱阳山脉纵横,且又久旱未雨,行雨开河都很艰难,吾儿初次行事,为父甚不放心。还是我和你们一起去吧!”

  于是点了长子墨龙,次子黑龙,三子蚬龙,四子富龙,五子青龙,准备一起奔赴莱阳。

  这时小白龙走到老龙王身旁,扯着他的龙袍说:“父王到莱阳行雨,我也要去!”

  老龙王亲切地说:“你还小哩,等长大了,自然会叫你去的。”

  小白龙说:“莱阳是我奶妈的故乡,听奶妈说她的家乡美极了,我要去看看。”

  兄长们也都为小白龙讲情,老龙王只好同意带着他。

  临走前小白龙把要到莱阳的消息告诉他的奶妈,奶妈哭着对他说:“公子已经长大,请你求龙王放我回家吧!”

  小白龙把奶妈的要求告诉了老龙王,老龙王生气地说:“她在龙宫吃的是四海珍宝,喝的是长寿之液,如今已成半仙之体,怎能再让她回去,何况你现在还小,仍需要她照顾你。”

  小白龙说:“父王,我已经不小了,让奶妈回家看看也好嘛!在初家庄有她的丈夫初老爹,有她的女儿仙仙。”

  老龙王板着面孔说:“你要是再这么婆婆妈妈,连你也不让去了!”

  小白龙只好作罢,并到奶妈那里劝慰了一番。

  话说老龙王率领六位公子,腾空而起,不一会儿到了莱阳,看到地里的庄稼已经奄奄一息,老龙带头,率领龙子们行起雨来。小白龙还未成道号,但也在用心学习。这一天莱阳普降喜雨,旱情差不多解除,万民欢呼。旌旗山神向上帝奏了一本,玉皇大悦,着天使送来两瓶王母娘娘酿的“瑶池液”,猪龙也在豨养泽宫殿里设宴招待了老龙王及诸位公子。老龙王在酒席上训斥了猪龙的懒惰,并决定把墨龙,黑龙,富龙,蚬龙,青龙留下治理莱阳。小白龙一听没有让他留下便哭闹着不走,因为他还没有到初家庄看看奶妈的老家呢。

  诸龙子也都说:“让小弟在这里玩吧!我们会照料他的。”老龙王说:“好吧!你们能照顾他,我也就放心了。”

  老龙王又说道:“莱阳乃神土宝地,你们要尽心治理。勿临渴而掘井,宜未雨而绸缪,莱阳山多,水土难保,当多开些河道,既能防旱又能排涝。”

  蚬龙说:“父王之言,可以兴邦。” 

  富龙说:“父王所言,富民之本。”  

  黑龙说:“我明天就去开条大河。”

  青龙说:“河水清清,天下太平,我一定开条清水河。"

  小白龙也说:“我也要在奶妈的家乡开条河 ”

  老龙王问:“墨龙呢?怎么不说话。"

  大家一看,墨龙已经睡着了,刚才这些话他并没有听见,醒来后十分尴尬地说:“白天行雨疲劳,加上酒量有限,竟迷糊过去了。”

  老龙王又把刚才说的话重复了一遍,并嘱咐墨龙:“你是老大,凡事要多多关照几位弟弟。”

  墨龙说:“请父王放心。”

  这时猪龙又命家人上菜斟酒,老龙王说:“不喝了,你等猪龙,既为龙种,应行龙事,以后不可怠懒。”猪龙说:“老龙君放心,臣一定与各位王子齐心合力把莱阳治理好。”

  老龙王说:“这样就对了。”又对诸龙子说:“你们今后要与他们携手并肩,共治莱阳雨水,以使民富。”

  (二)

  老龙王敖广走后,墨龙率领弟兄们一连行了几场雨,快要枯死的庄稼,又变得绿油油的了。墨龙居功自傲,弟兄们的话他根本听不进去,整天价和豨养泽主吃喝玩乐,不多日子墨龙便和红衣公主勾搭上了。原来这豨养泽主有两个女儿,一个好穿红衣,称为红衣公主,名叫婷婷,为猪龙所生;一个好穿白衣,称为白衣公主,名叫民民,乃是小白龙的奶妈所生,当年猪龙从初家庄抢她来时就身怀有孕,猪龙误为已出,所以也封为公主。

  且说有天晚上,豨养泽主见只有墨龙在家,便请喝酒,席间命红衣公主出来酌酒。墨龙趁机握红衣公主的手腕进行调戏,公主一惊,酒湿衣衫。

  豨养泽主早就想把墨龙招为女婿,一看时机到了,便说道:“古人云:愿天下有情人皆成眷属。小女婷婷,蒙王子殿下垂青,幸甚幸甚!今夜乃良宵吉日,花好月圆,正宜完婚。”

  那墨龙已是急不可待,离席给泽主叩了一个响头,道了声:“多谢岳父大人!”

  鼓乐之声立即大作,墨龙与红衣公主成亲。第二天,黑龙、富龙、蚬龙、青龙和小白龙回到豨养泽,方知大哥已与红衣公主成亲。一个个都非常气愤,一起去找墨龙,那知公主把门关得严严的,谁也叫不开。直到日上三竿墨龙才走了出来。

  黑龙说:“大哥,我们都在那里开河,你却在这里搂着公主睡觉!”

  蚬龙说:“大哥,父王是叫我们行雨开河,解救莱阳的黎民百姓,你倒好,只顾自己享受。”

  富龙说:“大哥,你到莱阳只下了几场雨就以为大功告成了,其实河不开,民难富,你不要贪恋酒色了,率领我们一起开河去吧!”

  青龙说:“大哥,婚姻大事,岂可这样了草?父王不知,弟兄不晓,你在这里成亲,算怎么回事?”

  小白龙说:“大哥,我要把你的事回去禀报父王!”

  几个兄弟对他的批评,墨龙并不以为然,只是听到小白龙说要回去在父王面前告他,他才有些害怕,他让豨养泽主把四方水城大门统统关上,没有他的命令不得开门。然后对他的几个兄弟说道:“家有长子,国有大臣。我是长子,父王让我率你们出来做事,你们就得听我的!我告诉你们吧!豨养泽主是莱阳一霸,所谓地头蛇也,俗话说:强龙压不住地头蛇!当年我随父王到莱阳行雨,父王也是听从泽主的意思。这次父王不是也来找泽主议事了吗?他不是说让我们与他们携手并肩共治莱阳雨水吗?你们还说我背叛了父王的教训!忘记父王教训的不正是你们吗?”

  经墨龙这么一说,大家都不敢说什么了。这时猪龙又设了盛大的宴席请诸王子喝酒。豨养泽主说:“各位王子,你们都金身玉体,在龙宫里吃的是四海精英,喝的是长生之液,到了我们这穷乡僻壤,没有什么好吃的,也没有什么好喝的,不过一定得吃饱喝足,吃饱喝足,才能行雨开河。我关了水城之门不是不让你们开河,是想先让你们吃饱喝足,王子们,不要辜负我们一片美意!”这时他们也都饿了,心想吃饱喝足之后就可以开开水城门,放他们出去,于是也就放开胃口吃喝起来。那知猪龙在酒中放了春药,酒足饭饱之后一个个觉得春心激荡,不能自己。原来这是豨养泽主的一条毒计,他要用酒色动摇诸王子的意志。这豨养泽主平时抢掠了不少民女,他选了五名,命令她们分别去引诱各位王子。

  黑龙回到屋里,正感冷冷清清。门“吱哟”一声,走进一个极其艳美的女子来,黑龙问:“你是何人?”

  女子说:“我叫小红,泽主让我来伺候王子就寝。”

  黑龙说:“小红姐姐,今夜就在这里和我作伴吧!我闷得要死。”小红微笑着点了点头。

  蚬龙正在看书,一个美女悄悄走进,点燃桌上香炉中的檀香,蚬龙听到动静,回头一看,那美女嫣然一笑;“古人云:红袖添香夜读书,此乃天下第一美事,妾来侍候蚬龙公子,不知殿下能否称心?”

  蚬龙在诸王子中是最喜欢读书的。书读得多了,到底见识也多,他觉得今天的酒菜特别丰盛,又有美女侍夜,其中必有缘故,这时他虽春心摇动,但却对那美女说:“看小姐温文尔雅,不象是猪龙一族。”

  那女子一开始不敢说实话,过了一会儿见蚬龙王子并没有邪念,便说了实话。蚬龙了解到猪龙的毒计,急忙去找墨龙商量,哪知墨龙正在宫中与公主调笑,根本不见蚬龙。蚬龙又去找富龙,富龙正在与美女弈棋,说道:“四弟向为正人君子,不想也被酒色迷住。”

  富龙说:这女子如此姣好,与之相处,可以解除疲劳乐而忘忧。”

  蚬龙说:“这是猪龙施的毒计。”

  富龙笑着说:“三哥也太大惊小怪了!食毒可以治病耳!吾辈身已中毒,食此毒物不正可以以毒攻毒吗?”

  他俩一起来到青龙处,只见一美女正在给青龙擦洗伤口,原来青龙白天开河受了伤。富龙说:“三哥,这些女子都是猪龙从民间抢来的,虽为猪龙所驱使,但都不是真心真意想做坏事的。”

  他们俩又去敲黑龙的门,但门没有敲开,于是,去找小白龙,只见小白龙和白衣公主在促膝谈心。小白龙告诉蚬龙和富龙两位大哥,说刚才一位美女来引诱他,幸亏白衣公主将她撵跑了,并说这位白衣公主是他奶妈的女儿,名叫民民,她想逃出豨养泽,但未成功。

  第二天,蚬龙与富龙找到墨龙,把猪龙的计谋向他谈了,墨龙不以为然地说:“你们真是少见多怪,泽主是关心我们派女子侍夜又有什么不可?这也是我当大哥的一点心意,免得说我饱汉不知饿汉饥。”

  听大哥说出这种话来,他们觉得再与他说什么也是白搭,困在豨养泽中也出不去,也只好混一天算一天。那知黑龙自从干了那事之后,得陇望蜀,也想学学大哥的样子,将白衣公主娶为妻子。猪龙自然高兴,于是定下圆月之夜成亲。

  俗话说:“六月六,看谷秀。”这年因为诸龙失职,快到六月六了,可谷子又细又黄,旌旗山神十分着急,便去豨养泽找墨龙,墨龙不但不听他的劝告,反而威胁他说:“我最不喜欢多嘴多舌的,你如再向玉皇报告,看我一场龙卷风不把山神庙卷到东海去。”

  那猪龙也狗仗人势道:“上次就是这老山神多嘴,我们才挨了训!告诉你,老怪物;你拥着那些老百姓没有用!老百姓要雨水,让他们多上供!”

  (三)

  老山神退出豨养泽的时候,蚬龙给了他两条鱼,回到旌旗山他想把鲤鱼烹了吃,一看那鲤鱼肚子里原来有素绢书信,是蚬龙王子等给东海龙王敖广的,他未敢拆观,连夜送到敖广手中。敖广一看此信,龙颜大怒,即刻飞到莱阳,他在莱阳上空看了一下,只见一条河也未开,庄稼半枯,赤地千里,十分生气,着山神把墨龙等叫到旌旗山之山神庙。墨龙等到了山神庙前一齐跪下,墨龙知道是山神请的老龙王,但也不敢发作。

  墨龙说:“父王有何见教,叫儿子们回去聆听就是了,何需来此荒僻之地。”

  老龙王说:“都为我养了些不肖之子,在家说得天花乱坠,出门就不正经干了!莱阳如今已是赤地千里,禾苗半枯,尔等还在豨养泽寻欢作乐!现在朕宣布:你们各自从山区选一源头,开出一条河来,谁先到豨养泽,我就封谁大王,次到者为相。”

  老龙王一声令下,诸龙便各自选源头开起河来。谁不想当大王呢?最高兴的是黑龙,他想,数自己身强力壮,可以最先开出河来!最不高兴的是墨龙,他本来又馋又懒,这些日子又与红衣公主调笑无度,早把身体累垮了!蚬龙想:父王让大家一起开河,是为了解救莱阳的旱情,他跑到旌旗山的最北边选了一个源头开起河来;富龙则在东侧老寨山以北选了一个源头。只有青龙和黑龙都在旌旗山中部选了源头,开着开着开到一起去了,便为争夺河道打仗。小白龙呢,自知力量薄弱,便跑到旌旗山的西侧北腾口一带选了源头,这样他开的河道可以通过他奶妈的故乡——初家庄。唯有墨龙最刁,他在离豨养泽不远的昌山选了一源头,并找猪龙用嘴帮着拱河道。

  且说黑龙为和青龙争河道把青龙打得遍体鳞伤,霸占了他的河道,横冲直撞,霹雳火闪,所过之处,村庄田园毁坏不计其数。不过几日,黑龙便把河道开到了豨养泽;小白龙开河的力气不足,但他母亲——水祥夫人派了海兔子给他送来强力丹,小白龙吃了,有了力气。不动山的山神又告诉他山中有一个“海眼”,于是他把东海之水调了过来,终于也把河道开到了稀养泽;墨龙一看黑龙和白龙都先到了,也就不再用力气了,在开河期间,他也没忘记回豨养泽寻欢作乐,直等到蚬龙和富龙快到豨养泽时,他才开出最后的河床。蚬龙和富龙到得最晚,不过沿途百姓给他们修了很多龙王庙,天天有上供烧香的。

  老龙王来豨养泽评功封王时,一看没有青龙,忙问何故,大家面面相觑。这时,旌旗山神报告:青龙被黑龙打伤了,现正在山神庙养伤,并说黑龙为了争王,沿途毁坏了许多村庄田园,百姓怨声载道。老龙王龙颜大怒。又问起蚬龙和富龙为何姗姗来迟?

  蚬龙奏道:“儿臣看到北部山地黎民视水如油,就把源头选在最北边。为使田园村舍免遭洪水之灾,我绕道而行,大弯拐了七十二,小弯拐了九十九,故此来迟。”

  老龙王赞道:“贤哉,吾儿,父王今为尔更名贤龙。”

  富龙说:“三哥爱民如子,为我做了榜样,我遇到良田便保护,碰到村庄便避开,现在沿河民富,百姓笑逐颜开。”

  老龙王高兴地说:“吾龙治水,乃为民富,爱民如子,方可为王,尔等听旨,今封贤龙为莱阳诸龙之王,富龙为相,黑龙为争王位伤害弟兄,践踏百姓,调回龙宫处置;与青龙所开河道,由青龙管辖,二龙混战,搅混的河水,着青龙清理,青龙更名为清龙;小白龙业已成人,可以留下,墨龙懒馋好色,贬为庶龙。”

  龙旨下达后,旌旗山神奏道:“老龙王真乃圣贤龙君,功过是非分明,丝毫不差。只是黑龙虽有过,但也有功,所开之河今后用处大矣!是否可以让其留在莱阳将功补过。”

  黑龙叩头说:“我若留在莱阳,真无颜见沿河父老。如父王宽恕儿罪,给个将功补过的机会,我愿到东北边陲,开一条河,莱阳乡亲去那里建立家园的也不少,我去之后,辛勤治水,也许有朝一日莱阳父老会原谅我。”

  老龙王听了黑龙一番话,点头说道:“善哉!古人云:知过必改为君子。今尔已知道自己的过错,又有改正之意,为父准你去东北开河。”

  黑龙叩了个响头,腾空飞去。从此莱阳只剩下五龙。即:贤龙,富龙,清龙,白龙和墨龙。

  (四)

  贤龙当了莱阳龙首之后,令诸龙到自己的河床,继续开拓疆域,行雨治水。小白龙这天来到初家庄,看到一位老汉领着一个女子在地里挑水浇庄稼。那女孩子因挑水累了,在那里哭泣,老汉则拿起扁担,要打那女子。小白龙幻化为一个白衣青年,走过去一把抓住扁担并挑了一担水来到地边。他舀了一瓢水一泼,天上顿时有了云彩,接着打了一个响雷,大雨便瓢泼一般下了起来。老汉把青年后生敬之为神,请到家里,温酒叙话。原来这位老汉就是初老爹,他的女儿名叫仙仙。小白龙告诉他们,他是东海龙王的小儿子白龙,他的奶妈,就是仙仙的妈妈,并说他在豨养泽见到民民姐姐。初老爹一听说面前是白龙王子,连忙跪下磕头。

  小白龙叫声:“老爹!”把他扶起来,初老爹说:“俺这一家全靠白龙王子相救了!”仙仙也哭着要求白龙王子,把妈妈送回老家,把妹妹救出苦海。

  小白龙说:“老爹和姐姐放心,我一定叫你们一家团聚!”初老爹和仙仙又要磕头,小白龙高低不让,说:“老爹今后把我当儿子看待吧。”

  小白龙离开初家庄飞到贤龙那里。把初老爹的话一一说了。贤龙说:“听说猪龙在豨养泽仍然为非作歹,残害百姓,我和富龙商量,我们来个五龙汇涨,将豨养泽决个口子,再疏一条河道,把水放到南海里去,这样他们的水城也就毁了,猪龙就没有藏身之地了!”

  小白龙说:“这个办法好,小知什么时候涨水?”

  贤龙说:“走,我们到富龙丞相那里看看去。”

  贤龙和小白龙来到富龙那里,只见富龙正在规划五龙汇涨以后的新河道。富龙听了小白龙的诉说以后说:“这些地头蛇,早应给他们点厉害看看了,现在五条河齐汇豨养泽,又因豨养泽附近经常闹水灾,齐大夫近日正调集三万民工准备开山决口,疏通河道,把大水放到南海,此所渭人和也。时值六月正值雨期,此所谓天时也。莱阳地势北高南低,山谷纵横可成天然河道,此所谓地利也。天时地利人和俱备,只欠东风了!”

  贤王问:“何谓东风?”

  富龙说:“让父王在东海猛鼓东风,将大海云山吹到莱阳上空,吾等竭尽全力,大行暴雨,洪水顺河道流至豨养泽,霎即可暴涨,南山决口,指日可待!”

  小白龙高兴地大喊:“妙哉!妙哉!那时我们要把猪龙统赶到南海喂鳖去!”

  且说这年六月初十,刮了一宿东风。第二天早晨,莱阳上空,乌云密布。突然一个闷雷,接着霹雳火闪,倾盆大雨自天而降,一直到天黑才停下。五条河水翻着白浪,滚滚涌向豨养泽,大泽洪水暴涨,在南山决了个大口子,有人看见五条大龙一起从口子里跃出,翘首摆尾,象脱缰野马,横冲直撞,在山中旋转奔腾,吼声如雷,浊浪排空,滔滔流入南海。天晴之后,人们看到豨养泽不见了,一条大河直通南海,这就是五龙河有人问:豨养泽里的猪龙哪里去了?

  原来五龙汇涨那天,猪龙一看不好,便携带掳掠的民女和财宝仓皇出逃。他们到初家庄时,初老爹在野外干活,正好往家走,他看到一群猪在雨中仓皇而逃,中间还有几个青年女子,其中一个酷似仙仙。他大喊一声:“仙仙,你到那里去?”那青年女子抬头一看,见一位老爹披着蓑衣,扛着一张铁锨,站在那里,就大声喊道:“老爹救我!”初老爹一把将那女子拉到身边,其它几位女子也都齐喊:“老爹救我!”这时,一头老猪朝着初老爹拱过去。初老爹举起铁锨,向猪嘴狠狠劈了一锨,只听老猪“嗷”地一声朝西北窜去,其它猪也都跟着去了。

  几个青年女子一齐跪在初老爹跟前,感谢他的救命之恩。初老爹领她们回家,方知她们都是被猪龙抢掠的民女。而那个和仙仙长得差不多的,正是他的女儿民民,父女相见,抱头大哭。过了几天,小白龙又到东海将奶妈接到初家庄,一家人团聚,悲喜交集。初老爹也将其它女子一一送回家去。

  五龙河开,莱阳民富。老龙王敖广招集贤龙等在香岛庆功,旌旗山神送来各种菜蔬山果。山神说:“老龙君,莱阳现有贤龙王,富丞相真龙主宰,五龙河开,风调雨顺,黎民富庶,这是百姓的一点心意,请品尝。”

  大家各道感谢庆贺之辞。清龙说:“今日父子弟兄在此团聚,我忽然想起黑龙二哥,当年我也有错,不该为争河床,而互相斗打,如今我等在此欢宴,就缺他了。”

  贤龙说:“听说老二哥在东北开了一条黑龙江。镇守边疆,功莫大焉,我们该请他来一起庆功!”

  老龙王说:“贤龙说得对,只是谁去叫他呢?”

  清龙道:“还是我去吧!”说毕腾空而去。

  不一会儿,一个山鬼来报说:“旌旗山右侧下了一场冰雹。”老龙王赶忙叫查明谁在作孽,说话间,黑龙风风火火地进来了。先给老龙王磕了三个头,然后与诸兄弟逐个拥抱。

  贤龙说:“我试着二哥身上凉凉的,刚才的冰雹是不是哥所为?”

  黑龙想了想说:“啊!是我作的孽,东北天寒。”刚才思念兄之情甚切,走得匆忙,身上的冷气还没散尽呢!”

  富龙说:“无关大局,只是一溜线,受害庄稼不多。"

  大家这才放下心来。于是举杯痛饮…… 

信息来源: | 责任编辑:ora28365